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恒的博客

生活就是一场战斗

 
 
 

日志

 
 

【勿让出身决定命运:公益歌曲《我多想》今日首发】  

2012-04-17 13:49:09|  分类: 活动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多想》歌曲MV发布网页:

http://www.chinadolls.cn/website/woduoxiang/index.html

 

明星草根歌手为弱势儿童写歌情系“入学难”

七家公益机构联合发布 倡议“勿让出身决定命运”

[义务提供以下新闻线索,欢迎采访、报道、采用、引用]

2012年4月17日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为什么幼儿园小朋友那么多,我只能和蚂蚁作伴;为什么我的家搬了又搬,我的学校又要拆迁……”

“我多想,和她们一样一起玩闹在阳光下自由奔跑;我多想,有一个温暖的家从此不再流浪不再四处漂泊孤单……”

——公益歌曲《我多想》

 

4月17日,国内七家公益机构联合发布了一首名为《我多想》的公益歌曲MV,“之所以创作这首歌曲,是有感于‘留守儿童’、罕见病儿童等弱势儿童入学难的现状,期待引起社会关注这些处于社会边缘的孩子们的教育问题。这首歌是为了这些孩子们创作的!”,歌曲的主创者、曾荣获“全国十大杰出进城务工青年”的明星草根歌手孙恒说。

 

明星草根:忧虑弱势儿童入学难

1999年,孙恒来到北京务工。2002年,爱好歌唱的孙恒和朋友创办了“打工青年艺术团”。2005年,孙恒和朋友们用出版歌曲专辑《天下打工是一家》的版税七万多元创办了“同心实验学校”,招收打工者子女就读。通过几年的办学过程,孙恒深刻体会到进城打工者子女入学不易。

“打工者的子女多为村里的留守儿童或城市里的流动儿童。对2000万流动儿童而言,入公办学校就读要面临户籍的限制、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和高额的借读费,而打工子弟学校则往往注册困难、办学条件差。对于5800万农村留守儿童来说,很多孩子要离家借住寄宿制学校,无法就近入学。”这些问题越来越让孙恒忧虑。

在和公益领域的朋友们交流时,孙恒的忧虑引起了许多朋友的共鸣,从这些致力于特殊群体儿童教育的朋友那里,孙恒了解到,“入学难”的问题,不仅仅困扰着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也普遍存在于疾患儿童和残障儿童等的身上。于是萌发了为这些孩子创作一首歌曲的艺术冲动。

 

实现心愿:为弱势儿童写歌

为弱势儿童创作公益歌曲的想法得到了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海口天翼特教培训中心、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益行工作组等国内七家公益机构的支持。七家公益机构向孙恒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服务的弱势儿童的受教育状况,包括:乙肝、艾滋病、罕见病、残障、孤独症(自闭症)等,并为孙恒的创作提供了调研报告、数据资料、照片等参考资料。

经过四个月的作词、作曲、录制、MV制作,四月中旬,歌曲《我多想》终于创作完成。

歌曲中唱道,“为什么幼儿园小朋友那么多,我只能和蚂蚁作伴;为什么我的家搬了又搬,我的学校又要拆迁……”

“我多想,和她们一样一起玩闹在阳光下自由奔跑;我多想,有一个温暖的家从此不再流浪不再四处漂泊孤单……”

 

父母感言:唱出了弱势儿童家庭的心声

歌曲创作出来之后,孙恒就发给了一些弱势儿童的父母和特殊教育机构,征求他们的意见,获得了热烈的反馈。

来自河南的李建在北京打工已经九年,一直为10岁孩子的读书问题发愁。“公办学校太贵,只好送孩子到打工子弟学校读书,由于学校拆迁,今年不得不送孩子到另一个打工子弟学校。听到这首歌曲,我觉得唱出了我们这些在外打工者子女上学难的心声,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一样能够享受同等的教育”,工友李建说。

天津脆骨病儿童(俗称“瓷娃娃”)的家长李女士也非常感慨:“虽然我们的孩子身体上脆弱,但是智力和心理都非常健康,理应和普通孩子一样享有读书机会。而且,读书对我们这样的孩子来说更重要啊!身体不好了再没办法上学,孩子长大以后怎么办啊?不要让我们的孩子像歌里唱的那样‘只能有小窗户的视线’。”

李华(化名)是一位来自山东的“乙肝妈妈”,2009年,她和十几位“乙肝妈妈”一起致信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推动了教育部门出台“乙肝宝宝”入幼儿园的政策。李华表示:“尽管政府保障‘乙肝宝宝’入幼儿园的文件已经出台近两年,但有许多‘乙肝宝宝’仍然因为携带乙肝病毒而被挡在幼儿园大门外,只能和小蚂蚁做伴,这些孩子也是祖国的花朵啊!我多想,天下的乙肝妈妈们再也不需要担心孩子的入学问题。”李华说。

海口刘盼盼(化名)的儿子是孤独症患儿,刘女士最能感觉到大多数孤独症孩子被普通学习拒绝的无奈,“每到开学的季节,家长们只能带着孩子到大大小小的学校去碰运气、托关系,甚至付出高昂的经济代价,即便如此,大多数家长都不能如愿”,刘盼盼介绍,“孩子不能顺利入学就读,更加难以融入社会,也使得整个家庭陷入更大的‘孤独’中。这首歌曲,唱出了我们孤独症患儿家庭的心声!”

 

公益机构:弱势儿童需要特殊关爱

在发布歌曲的同时,七家公益机构还发布了一封倡议信,倡议全社会保护弱势儿童,改善弱势儿童“入学难”问题,勿让出身决定命运。

知名公益机构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主任王奕鸥表示:“出生是一个孩子无法选择的,但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社会有责任和义务为这些孩子创造平等生活”。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为中国而教”项目运营总监肖四清表示:“应当给予生长在这片蓝天下的所有儿童们平等的就学权利!希望全社会更多的了解和关注弱势儿童,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和理解。不排斥、不歧视弱势儿童,并尽可能的提供关爱和帮助!”

长期从事反歧视、倡导平等工作的北京益仁平中心常务理事陆军表示:“儿童无小事,弱势儿童更需要特殊关爱,希望教育部门能够强化弱势儿童、边缘儿童受教育权的制度保障,并严格落实和监督。”

安徽益和公益服务中心秘书长蒋倩表示:“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然而,对于一些生来就沦为弱势的‘苦孩子’来说,入学难、求学难,仍然在困扰着他们和他们的父母。作为一个文明、进步的现代社会,应当给这些孩子和家庭更多的支持,不让出身决定命运,让这些孩子们的人生没有遗憾!”

 

《我多想》歌曲MV发布网页:

http://www.chinadolls.cn/website/woduoxiang/index.html

 

采访联系电话

孙恒(歌曲《我多想》主创兼主唱、打工青年艺术团团长、同心实验学校校长):15901060129

 

李建:北京工友13261030941

刘盼盼:海口孤独症儿童母亲13178921262

李华:山东乙肝妈妈13561010946

 

王奕鸥(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主任):18601026114

韩苏(海口天翼特教培训中心校长):15109859157

杨振美(云南省青基会益行工作组执行主任):13508718630

肖四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为中国而教”项目运营总监):15210000250

陆军(北京益仁平中心常务理事):15801431641

蒋倩(安徽益和公益服务中心秘书长):13866188164

 

背景链接:各类弱势儿童“入学难”简介

(来源:《改善弱势儿童“入学难”倡议书》)

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

我国流动人口达到2.6亿人,他们的未成年子女多为村里的留守儿童或城市里的流动儿童。目前流动儿童2000万人,对流动儿童而言,由于户籍的限制、公办学校高额的借读费,加之打工子弟学校注册困难、办学条件差、超低价收费竞争等原因,导致他们上学难,不能平等地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与流动儿童相对的是留守儿童,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已达5800万人,并呈继续增长的趋势。其中,乡村小学三年级以上的很多留守儿童面临要离家借住寄宿制学校,无法就近入学的问题。

乙肝艾滋儿童

由于对乙肝、艾滋的无知和恐惧,很多幼儿教育机构拒绝接受这类儿童入学。例如调查显示仍有63%的幼儿园的入园体检要查乙肝项目,32%的幼儿园明确拒绝乙肝儿童入园。许多“乙肝宝宝”到了入园的年龄,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小伙伴们在幼儿园玩耍,自己却只能与小蚂蚁作伴。

罕见病儿童

世界卫生组织将罕见病定义为患病人数占总人口的0.65%~1%之间的疾病或病变;国际确认的罕见病有五六千种,约占人类疾病的10%。按此比例,我国各类罕见病患者总数应有千万人之多。部分罕见病患者家庭因病致贫,生活艰难;病患儿童长期在家,未能接受正常的学校教育,缺乏就业技能和独立生活的能力。他们的视线所及,仅仅是墙壁、电视机、小窗户……

智障儿童

目前,我国智障儿童约有600万。由于不能与正常人接触,不会很好的表达自己的意愿和需求,很多智障儿童不被社会理解和接纳,很多普通学校不收,特殊学校又少,很多家长束手无策、痛苦不堪。

孤独症儿童

全国孤独症(自闭症)患儿人数已达100多万,且患病率正逐年上升。但全国仅有200多个专业的孤独症治疗机构,从事儿童专业精神辅导的人员不到3000人,远远不能满足康复教学需要。而由于很多学校对孤独症缺乏了解和相应的师资,都不愿接受孤独症儿童入学。这些“星星的孩子”,只能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多想》

词:千翼小组集体创作  曲:孙恒

 

为什么幼儿园小朋友那么多

我只能和蚂蚁作伴

为什么我的家搬了又搬

我的学校又要拆迁

 

为什么天空很大很大

我只有小窗户的视线

为什么星星那么明亮

却总离我那么遥远

 

我多想

从梦中醒来可以看到妈妈啊你的笑脸

我多想

有一个稳定的家有你陪伴有你的爱和温暖

 

我多想

和她们一样一起玩闹在阳光下自由奔跑

我多想

有一个温暖的家从此不再流浪不再四处漂泊孤单

 

保护弱势儿童,勿让出身决定命运

——改善弱势儿童“入学难”倡议书

亲爱的朋友们:

   

您见过长期和爸爸妈妈分离只能孤单留守或到处漂泊的孩子吗?

您见过因为贫困、疾病导致失学的孩子吗?

您见过因为各种原因被遗弃的孤残孩子吗?

您见过一出生就有基因缺陷,需要一生治疗和面临生命威胁的孩子吗?

您见过因为携带乙肝、艾滋而被周围环境排斥拒绝入学的孩子的吗?

您见过因为各种原因,从他们诞生就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孩子吗?

……

如果您见过,希望您可以理解他们。

如果您见过,希望您可以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如果您见过,哪怕是为他们的正当权益说一句话也是给予他们支持和鼓励。

如果您见过,请不要漠然走开、视而不见。

……

帮助他们,也许只需要举手之劳;

帮助他们,就是在拯救我们自己。

 

出生是一个孩子无法选择的,但他们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而我们作为一个公民,也有为这些孩子创造平等生活的责任和义务。

我们是一群长期在基层救助这些弱势儿童的志愿者,

我们在救助这些孩子的过程中发现:

这些孩子时常因为先天因素或者出身等问题而被学校拒之门外,无法享受读书的权利;

很多流动儿童、心智障碍儿童甚至找不到他们能上的学校。

有的学校会因为害怕乙肝、艾滋病儿童传染给周围的同学而拒绝他们入学;

有的学校会害怕承担罕见病患者在学校过程中的风险而拒绝他们入学;

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这些无辜的孩子就学困难。

 

鉴于此,

为了引起全社会对弱势儿童入学难问题的关注,

为了这些孩子可以平等的在这片天空下呼吸,

我们七家民间公益机构集体创作了一首主题歌曲——《我多想》,并发出联合倡议:

保护弱势儿童,勿让出身决定命运。

请给予生长在这片蓝天下的所有儿童们平等的就学权利!

希望大家能够和我们一起,更多的了解和关注弱势儿童,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和理解。不排斥、不歧视弱势儿童,并尽可能的提供关爱和帮助!

同时,我们也希望教育部门能够从制度上保障弱势儿童的平等受教育权,并严格监督和保证执行过程。

相信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弱势儿童的教育问题一定会早日得到解决。

不要让出身决定命运,让他们的人生没有遗憾!

 

 

倡议者: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益行工作组

安徽益和公益服务中心

北京工友之家

北京益仁平中心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

海口天翼特教培训中心

为中国而教(TFC)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