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恒的博客

生活就是一场战斗

 
 
 

日志

 
 

《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观后札记  

2009-04-21 23:20:12|  分类: 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观后札记

剧名: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

演出剧团:北京新工人剧团

演出地点:北京皮村新工人剧场

演出时间:2009年1月1日

 

    同一个世界里,必定就会有同一个梦想吗?认真思考过现实的人,大概不会像主流意识形态的宣传那样轻易给出肯定的答案。

    令人百感交集的2008年过去之后,2009年的第一天,是一个清冷然而阳光和煦的冬日。北京新工人剧团在他们那简朴而亲切的剧场里,讲述了“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

 

    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中国经济发展、国力提升,各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然而,有一个社会群体,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忍耐。今天,他们决心不再忍耐,大声地表达出自己的思考和诉求,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主人公来子,一个来自南方乡村的年轻人,他的人生轨迹,清晰地印证着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发展轨迹。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来子的童年充满了红色的理想和激情,加入少年先锋队,戴上红领巾,宣誓要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而听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成就的报告则是令人兴奋。在那希望的田野上,一切似乎都在进步,都在向着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前进。

    然而,很快姐姐小芳外出打工了。在乡村,考不上大学就没有前途。来子成绩不好,他迷茫地问自己:这个世界难道只有一个出口吗?来子也想去打工,可是姐姐写信告诉他,外面的世界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

    姐姐没有向来子诉说外面世界的艰难。身心疲惫的她盼望着一结完工资就辞工回家,和心上人结婚。然而,老板断然拒绝了她的辞工要求:“小小年纪结什么婚啊!结婚的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结婚之后是要生孩子的,生了孩子你就再也出不来了。难道你甘心当一辈子农村妇女吗?”

    小芳被老板不由分说地赶回了车间,因为他新接的那笔大单急需人手。悲伤的小芳默默地流着眼泪,延迟了自己的婚期,在工厂里加班加点为欧洲的孩子们赶制圣诞礼物。然而就在此时,灾难发生了。短路的电线冒出火花,引燃了易燃物,厂房起火,而出口和门窗却因老板的“严格管理”而被焊死,小芳和其他八十多名少女一起葬身火海。

    1993年11月19日,深圳致丽玩具厂发生火灾,87名女工被烧死,51人被烧伤。

 

   小芳出事后,来子辍学,和其他青年一起进城打工了。刚刚来到城市,等待他们的是缴费、办证(各种我听过之后仍然无法完整地叫出其名称的证件),“农民工”这个称谓狠狠地驳回了他们对平等和尊重的起码诉求。警察来抓人了,无证的进城务工人员吓得一哄而散。

    现场互动环节:有多少现场观众还知道或是记得孙志刚事件呢?

    无论如何,来子和他的朋友们总算是开始了在城市的漂泊生活。工作换了一份又一份,钱却没挣到多少,受人欺凌,居无定所,失业……困惑的来子写下了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和思考。然而,却在北京大学门口被一个自称教授的人骗走他的书稿,一去不回。来子在愤怒中清醒过来,原来,教授不过是世界的帮凶,而这个世界想让他变成哑巴,不让他说话,这个世界是怕他们开口说话。

    但是,来子和他的朋友们终究还是大声地唱出了自己的迷茫、愤怒、理想和希望!

 

    《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所讲述的故事是沉重,甚至悲伤的。然而新工人剧团的演出已然超越了暴露伤痛、控诉苦难的境界。从自身所经历的伤痛和苦难出发,剧团所进行的是对社会历史和现实的深入反思。

    在剧中,我们听到这样的台词:“当我们走过红色的童年,叛逆的青春,却发现这个世界的变化远比我们自己身体的变化来得更他妈迅猛,更不知不觉,更迫不及待!”显然,面临如何评价“三十年”功过是非这样的问题,新工人剧团那激情四射的台词里还透着迷茫和困惑。然而,当主流媒体全都在以无限夸大的溢美之词对“三十年”进行着粉饰和讴歌的时候,新工人剧团那真诚的迷茫和困惑,的确显得弥足珍贵。

    面对中国加入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后引发的畸形社会景观,该剧进行了不动声色的揶揄和批判。城里姑娘追着洋哥哥要去展示“中国开放的胸怀”的丑态令人捧腹;而现场互动环节中女主持人的提问“你认为美帝国主义所引发的这场金融危机是否表明资本主义……”话未说完就被断然喝止,更是令人叫绝。当下的中国文艺界,除了新工人剧场,还有哪里的舞台可以为我们展示这种对现实的深入反思和深刻批判呢?

    揭示这些社会问题,只是出于一种愤青式的情绪发泄,图一时痛快,然后继续郁闷地憋屈在不合理的社会现实里无所作为吗?在新工人剧团的演出里绝对不是这样的。在揭露、批判、揶揄、讽刺之后,我们听到了演员们在舞台上喊出振聋发聩的声音:

    “撕破这个世界的面纱,我们所看到的,难道只能是那张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老面孔吗?

    不,我们要一个新模样!”

    怎样才能让这个世界有一个新模样呢?《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中有这样一句台词:“没有我们的文化,就没有我们的历史;没有我们的历史,就没有我们的未来。”在艺术节举行的论坛中,剧团的团员们更是明确地告诉大家:我们正在进行的,是一场新文化运动。

 

    行文至此,有些感慨。新世纪的中国左翼戏剧,也曾有过《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和《切?格瓦拉》的振聋发聩、石破天惊。然而近两年来,拜张广天打着“革命戏剧”旗号的胡作非为所赐,“民众戏剧”在大众心目中已经成了一个面目可疑的词汇。2006年上演的《我们走在大路上》在表现形式上的粗陋和论述的重复停滞,则让有着左翼理想的同道们都不免感到灰心沮丧。

    在接下来这两年里,中国戏剧舞台一派“莺歌燕舞”,我们看到各种色情暴露场面肆无忌惮地登台招徕观众,甚至连一些极其政治不正确的言论也开始公然理直气壮地对观众进行“遵遵教诲”。不必举更多的例子,只说2007年岁末北京人艺的《大将军寇流兰》就够了,在剧中我们看到了一百个“农民工”(这里借用网络媒体报道时使用的词汇)出现在舞台上扮演罗马民众。他们神情漠然,任人摆布。而与此同时,那位高贵英武的悲剧主人公大将军却在义正辞严地斥责民众们“愚昧、无知、粗野、下贱”。

    因此,当2009年的第一天,听到新工人剧团大声喊出了自己的宣言:“我们要创造自己的文化!”这新鲜而有力量的声音足以让我——一个富有社会良知而热爱戏剧艺术的人——为之激动不已。

    而在这个宣言付诸实践的过程中,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被改变的将不仅仅是文化,还有整个的社会现实。历史或许将翻开新的一页。

 

    《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是一个集体创作的文本。演出条件很简陋,演员们没有化妆,也几乎没有什么道具,剧场没有采暖设施,演员们裹着自己的羽绒服就上台演出了。然而,创作者们那种创造新文化的自信让演出始终洋溢着一种乐观的热情,这种热情温暖了观众。

    演员们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令我感到惊讶。扮演来子的许多,能量充沛激情四射,舞台感染力极强(提个小小的意见,许多站在台上给别的角色“衬戏”时,常常下意识地摇晃身体,这个毛病得改改,呵呵);扮演“委员长”的王德智台风老辣,举重若轻,不动声色的言语之间,已经让观众笑翻了一地(唯一让人不满意的是控诉保安队长的那段RAP,怎么听都有些别扭,元旦那天演出的时候还乌龙了一下,我觉得是唱词合不上节拍的缘故,干脆给它改一下吧);两位女演员(抱歉还不知道名字)一位沉静内敛,一位热情开朗,气质和台风都很棒。艺术团的“头目”孙恒在剧中客串了一个地下通道卖唱的民谣歌手,那种沉着大度的领导气质确实镇得住台,赞一个!表现比较逊一点的大概就是郝志喜和杨卫东了,郝志喜的表演有时给人感觉比较紧,而杨卫东明显是第一次上台,非常拘束,总是不在状态,希望能随着舞台经验的积累提高自己的能力。

    剧团的演员多才多艺,他们自编自导自演,不仅是剧场工作者,也是诗人、歌手。因此之故,《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一剧的舞台表现形式也是丰富多彩的,朗诵、弹唱、相声、投影,种种手段恰到好处地完成了创作的意图。最难能可贵的是,演员们对于剧中涉及到那些错综复杂的现实问题都有着冷静的思考和清楚的判断,这一点让他们的表演和一切卖弄、造作、虚假的表演有了根本的区别。

    总之,初次亮相的新工人剧团给了大家一个极大的惊喜。期待着剧团今后有更多作品问世。

    而我更由衷的希望自己和更多人能够参与到新工人剧团创造新文化的实践当中去。毕竟,我们想要的是一个真正属于我们的世界,我们要创造的是我们自己的梦想。

 

作者:赵志勇,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副教授、戏剧戏曲学博士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